【红兴】你我





ooc 



继08.17炸掉之后的现实向 



超虐预警




一  (张艺兴视角)




我从来没有喜欢过那个人。甚至可以说从见他的第一眼起,便讨厌他眼中的凌厉。




高大,英气,不可一世。都像是他的代名词。男人的确称不上是英俊,但挺拔的身姿和清晰的下颌线于人确有几分魅力和吸引可言。




我无法否认他在我妈心中偶像级的份量,以至于经纪人把我领到他面前的唯唯诺诺和畏手畏脚。这些都令我失望沮丧,不过是一个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中年人,艺术上的造诣又有多强,也许早已江郎才尽。




我不了解他,更不想去了解他的一切。是他平日里最爱抽的雪茄不合我意,他车上的古龙水味道太过刺鼻,他隔着黑厚墨镜看我的神情仍然炙热得燃烧。




我不喜欢他抢完我箱子之后向我无休止地道歉,讨厌他只出现在我面前才有的一点温柔。我不喜欢他的拥抱。太轻,毫无力度。好像生怕会揉碎我。我讨厌他的笑颜,没有酒窝,看向我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演戏时候他一笑就会逗笑我,害得晓波导演又NG了太多次。




他没有什么秘密,他有一妻一女。然而这些我都不是很关心,因为我与他的关系就只能仅限于一个前辈和一个被前辈赏识的后辈。仅此而已,再没有别的了。




他寂寞时候喜欢坐在吧台的高脚椅上,悠闲自在地像这里的主人,眸子里却清冷得黯淡无光,毫无生机。他爱喝长岛冰茶,喝得烂醉之后抱着我亲吻,呼吸间全是鸡尾酒的浓烈味道。




我问他为什么整日不回家,他笑笑摆摆手说只是不想,不敢去面对罢了。我最讨厌他的懦弱无能,优柔寡断。就像他明明边说着爱我,边又发着短息安抚和搪塞妻子。他哄女人倒是有一套,但他却常说我是他的软肋。




以前我们一起共事过,是六个人的团体。虽然早在这之前就有一面之缘,但之后与他的交往更密切。我讨厌命运的安排,可这偏偏将我与他联系在一起,密不可分,浑然天成。




从那之后,所有人便开始好奇我与他之间的种种。他们也讶异那些充满爱的一瞬瞬,哪怕是真是假早已心照不宣。




我讨厌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,所以宁愿帮他点上最后一支烟,烟雾缭绕之际能留住他眼中痴心的情欲。就好像第一次时候他在我耳畔的低语,嗓音低沉温柔地能把心融化,快感来临时重复说的那几句我爱你。




我讨厌对上他眼神的那一刻,仿佛世界都会静止,看进眼里的只有无休止的欲望。只有一只饥渴的雄狮对猎物的欲望。我要爱,在他身上却感受不到。所以我恨透了亲吻,那很油腻,可我仍然感到无法抗拒。




于是我们就一直一直这样的纠缠不清,几次三番地想要分开,争吵不休。但每一次他都能在任何时候任意地点轻易地找到我,我总笑着问他是如何做到,他只是含情脉脉地浅笑不语。




好景不长,他妻子也最终知道了我。一次亲吻,我挂在他的身上,像往常一样。




我讨厌他的沉默。讨厌他对我们这段关系始终保持着缄默。就好像他只是一个局外人,一个冷眼旁观着其他男人存在婚外情的甲乙丙丁。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我最看不透他这一点,为什么这么明白仍然要做错,但显然现在早已无法回头。




冷静下来,交给他来收拾残局。回到家,我喝了个半醉,慌慌张张地掏出钥匙开门。家里酒柜的两瓶红酒是他买的,天花板上的吊灯是他买的,冰箱里是他做的辣椒炒肉,桌上的字条上一行刚劲有力的字迹———愿美好的你,永远美好。




我把字条撕碎,把红酒打翻,把家里所有的家具砸烂,往昔的回忆却桩桩件件地浮现在眼前。我恨极了他的愚蠢,为什么为了一个根本不爱他的人做了这么多。多希望他不会回来了,就像我希望自己不再爱他那样。




我想起以前和他玩捉迷藏时候,我藏在衣柜里不作声,然后等他经过时突然探出头来吓唬他,两个人笑得乐不思蜀。后来发现无论藏在哪里,他都能快速并轻易地找到我,发现我。所以之后我们只比速度,能先找到对方就算赢。




这次,该换我躲进衣柜。衣柜是空的,不比昨日拥挤。原来他从来不会在我这里留下什么,就像他从来不会把我带走那样。




我讨厌自己轻易地为他落泪。我闭上眼睛,渐渐地熟睡了去,梦境里有一个男人白发苍苍,双鬓斑白着步履蹒跚。见到自己时两只眼睛却笑得眯成了一条缝,轻柔地问着:




“是你吗?”



End

【红兴】Light Years Away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好久不见




珍惜脑残写手




你不喷我不喷  大家都能开大奔




时空的另一头 张艺兴遇见从民国穿越到现代来的何辅堂 




10






张艺兴没有见到孙红雷已经三天了。他又一次感受到被抛弃的滋味,那次在酒店醒来就再也没见过他的红雷哥。




张艺兴换了份工作,现在在剧组做群众演员。最近一个大导演的女儿看上了他,对他死心塌地。他也从此一夜之间成了红人,以前的势利眼也开始扭转态度,对他溜须拍马。




这天,正巧在拍一部民国戏。张艺兴被安排的角色是一位唱戏的旦角。




扮上了。一袭青衣遗世独立,不染纤尘。一汪清眸如水,一抹黛眉如烟,眉间锁一丝浅浅哀怨。那份清纯,似哀婉,春风碧于天的湖面上,有落花点点。




“好,各部门准备,3,2,1。Action!”




张:【你怎么来了。】




张: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熬。】




何:【没想到,你我竟在这遇见了。】




“CUT!你是谁?谁让你进来的!”




“导演,这个男的直接跑进来的,我看他穿了一身军装,我以为是迟到的演员,就给放进来了。”




“混账!还不快去叫保安。”导演大发雷霆。




那是谁。望着我的时候眼里有光,为了等来这一刻,他好像用了一千年。




他望着那个男人临走时作嘘声的手势,他的眼里有太多他看不懂的东西。是了,他们对视了太久,像看了一场地老天荒。那男人冲他微微一笑,像剪影般拉下帷幕。




像上个世纪的纵深感,张艺兴不确定这个男人是不是孙红雷,但他很确定他已经陷入漩涡。



【红兴】【黄成栋X庄睿】 七彩池





脑残体 æ–‡ç¬”渣




ooc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01




黄成栋离开美国有一段时间了。




在他看来,那些荒唐得好似戏剧的跌宕起伏已然离自己远去很久了,剩下的只不过是寂寥无声的空巷子和胡同外陪伴自己的一盏孤灯。




他很释然。但他更需要发泄。情绪管控对于现代人来说太简单,平日里只需戴起厚厚的假面,谁也摸不透谁的内心。可黄成栋不一样,他没有面具,他只有他自己。什么情绪上来了,都打着哈哈来敷衍了事,好像他真的能感受到快乐那样。




那天,他去烧烤店坐了一夜。什么东西也没叫,只一人静静地坐着发呆。老板看不过眼,只好亲自去劝劝。




“兄弟,没什么事情不得了的,要不您跟我说说儿,我看看能不能帮到您。来人,来两斤儿啤的。”老板往杯子里倒了些给他,又说,“说说吧。”




对面那人还是一言不发。




“您倒是说句话儿啊。”




“滚!”黄成栋一把手掀翻整张桌子,啤酒洒了个满地,还有碎了的酒瓶玻璃渣,满地狼藉。




“你们都TM来看我的笑话,我操你们大爷!!”他愤怒暴躁地怒吼着,砸烂几乎店里的所有桌椅,眼眶湿润着。“我黄成栋到底有什么错!”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神经,用力拉起身边人的衣领,像是在发疯似的冲他哈哈大笑。两只眼笑得眯成一条缝,笑得旁边的皱纹都扩散开来。




他难受时就喜欢这样。




“你好,黄成栋先生。由于你砸店违反社会秩序,属于寻衅滋事行为之一,如果达到一定数额你需要进行赔偿。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苗菲菲接到报警电话急匆匆地赶了过来,看了眼黄成栋,示意手下人把她带了回去。




警局。




“诶,菲菲,你饿不饿?我正好给你带了点烧烤,你别老是吃方便面了,对身体可不好。”庄睿朝苗菲菲的方向飞奔过来,手里提着一推好吃的,香味都快溢满整个警局。




“你啊,怎么还这么婆婆妈妈的。难不成你这烧烤是胡同口那个烧烤店买的啊?”苗菲菲瞥了眼庄睿,打开他带来的烧烤,只听庄睿说:“别不吃啊,你再不回来,就彻底凉了。我可是等了你快大半个小时了。”




“好好好,我会吃的。我这里还有个流氓没搞定呢,你先等下啊。乖。”苗菲菲朝他挤了挤笑脸。




“每次都这样。我去看看你到底搞什么呢。”庄睿也跟随她进了审讯室。




“咋了,这人,犯啥事了。”他用吸管慵懒地喝着酸奶靠在审讯室门上,漫不经心地问着。




“他呀,不知道,发酒疯了呢吧,砸了胡同口那烧烤店。”




不知道为什么他看那人一眼,就好像再也移不开眼。愣是被他给吸进去了那样。




他很想用黄金瞳来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,但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竟会突然丧失黄金瞳的能力。




不可能吧。他又用黄金瞳看了看菲菲。看到菲菲现在肚子真的很饿,很想吃他的烧烤。




庄睿低下头笑了笑。

!

等太太们写文 

刀片我都吸

好开心啊真的

【红兴】Light Years Away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鸡条全员向


*穿越向 民国


*主红兴 副双黄 微菠萝


*鸡条女孩永不毕业!!











*文笔渣见谅




09






如果说何辅堂和二月红的相逢纯属是一场妙不可言的浪漫。恰恰就在不经意间天衣无缝。两位性格迥异,南辕北辙的人相遇了。




说是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那是二月红对这位心上人何先生的一缕相思。可那个人只是在他的身边视线范围内兜兜转转,徘徊不定,每周准时来看他的戏,总是忘不了带着一束淡雅绮丽的白玫瑰,就那样安好无恙地插在他那梳妆台上的青花瓷瓶上。






没有轰轰烈烈的浓情,只能隐约透出点淡淡的疑似朦胧的蛛丝马迹。只得心照不宣地记下了。




孙红雷很无助。但他第一次见二月红,似一眼万年。




他心里的声音告诉他,他就是艺兴。但另一边他又想起身边人的言语,他叫二月红,是打小在这的,佛爷张启山的兄弟。




他急匆匆地把大门推开,想要去一次红府。




“二爷,好像是何先生来了。”




“真的吗?快去请进。”二月红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,迅速放下手中的毛笔。




“我…我怎么称呼你?”孙红雷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出奇,也有些紧张。




“你不是一直叫我二爷的吗?”那个人笑起来好好看,眸子里散发着灿灿的光,“怎么了,何先生出去一次回来就忘了我吗?”少年又扑哧一笑,好不温柔。




孙红雷笑了笑,他想不到面前这个少年如此风雅大方。与他的男孩有着一样的面孔,但却又成熟得像个大男人。




“你和我的一个朋友真像。”




“何先生真是风趣,世间人有相似是极易之事啊。”他缓缓掀起茶盖,嗅了嗅,那茶的清香扑鼻而来。




“不知道先生来找我是所谓何事呢?”




他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忘

明知二锅头是他们


感觉物是人非的怅然若失


思绪还停在那个男孩看向男人眼底时的深情


对啊

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


更何况他们


从未真的有被窥探过的温柔证据


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


怎会将萍水相逢的彼此刻在心上


“ 我曾答应要保护你


你长大了 变得优秀 褪去青涩


但你依然单纯美好


那 我可以放心地离开了


离开你的世界 不再打扰


只要答应我 一定要开心


快乐 ”





黄粱一梦

你是掌心痣 你是姓黄伴侣 你爱的是红 风中弃你 雨天绵绵 谁料想他们把得不到你唱了千万遍

不知道这算不算糖🍬


以下小脑洞(;´à¼Žàº¶Ð”༎ຶ`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诶,小渤,艺兴说我胖了,他是觉得我老了不行了吗?”


“嗨,你怎么想这去了,你不是一直都不大行嘛。”


深夜。


那人把猎物压在自己的健壮的身下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此时对上身下猎物清澈得晶莹剔透的眼眸。


“干嘛…干嘛呀…哥…轻…轻点…”双颊绯红得泛起红晕。


“你不是说我胖了吗,”他靠近猎物在他耳畔浅笑低语,


“我现在在减肥,只想吃你。”













【祥林】人兔情未了

大量ooc


中篇


15


小兔精谎称自己酒喝多被车撞的事情其实是真的。


他的朋友张云雷是个狐狸精。长得风流倜傥,英俊潇洒就不必多说了去。骨子里都透着勾人的劲儿。张云雷平日里也爱广撒网,用现今的话来解释,绝对是一位渣男。能在风花雪月之后浪漫而又温柔地在你家花瓶里插上一束白玫瑰。


张云雷和小兔精好久不见了,好哥俩们儿在一起总能在留下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而小兔精和他可不是一个画风。小兔精眉目清秀,身子骨消瘦,在酒吧夜场里深得大姐姐们的喜爱。


小兔精远不像他看起来那么单纯懵懂。他也常偷偷地,趁张云雷不注意之时,把那些烦人的钦慕者赶走,至于赶走的方式嘛…


他给那些喜欢他们的女孩儿们,看了几张张云雷的黑历史照片,结果女孩们儿自讨没趣地离开了。


“郭麒麟!!你丫有病啊,你给人看我黑历史照片干嘛!!”

张云雷气急败坏,怒目圆睁着。


“我觉着挺好,至少真实。你看看以前我们多无话不谈啊,咱哥俩儿,说不完的话去,”小兔精百无聊赖地一口闷下那杯威士忌,一边看着张云雷,”你啊,现在就知道泡妞,你看看你,身上一股子骚臭。”


“我哪有!明明我洗得很干净啊!”张云雷一脸无辜。


“我最近,也不是最近吧。喜欢上一个不应该喜欢的人。”小兔精的眼神一下子变得迷离惆怅起来,“你说兄弟我该怎么办?”他眉头紧皱,忧郁的模样惹得人心碎。


“还是那个吗?”


“对,还是他。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。”他猛地又喝了一口,并示意服务员再开一瓶。


“好不容易相遇的人怎么能轻易放弃呢。”


小兔精一醉方休。

1 / 8

© å‡¤æ¢¨ç½å¤´ðŸ | Powered by LOFTER